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红妆(h)最新章节

红妆(h)-分卷阅读32

红妆(h) | 作者: | 更新时间:2021-05-14 16:53:47
推荐阅读:宠你入骨(重生)倩男幽魂皇城来了个女首富洪荒之我是第一代人族西游之大道宝瓶兰若仙缘


红妆(h)-分卷阅读32



                弯了眼睛,“否则就把你吃掉。”



那双眼睛,天真、无辜、纯粹。



说的话,认真、狠辣、残忍。



殷青湮倒吸冷气:“你不怕下地狱遭报应吗?”



“地狱?报应?”红妆笑了。



她觉得小白兔好天真,天真得可爱,他们殷家人的血那么肮脏,可都想把纯洁留给他们珍惜的人。



好伟大啊,红妆想。



可她最喜欢的,就是摧毁别人的天真和干净。



她从季寒初怀里出来,蹲下身,刮了刮殷青湮的鼻子,“你知道为什么佛祖这样慈悲,却依然创造了地狱吗?”



殷青湮瞪着她,咬紧下唇,往后退。



红妆告诉她:“因为世间苦难和业障生生不息,恶鬼也需要容身之所。万般带不去,业障随此身。我根本不需要下地狱,我在哪里,哪里就是地狱。”









天上月



殷青湮和戚烬就这样被红妆半软禁半威胁地囚在了身边。谢离忧最坦然,吃好睡好,隔三差五还回五扇门处理一下事务。他掌情报,平时就爱到处乱跑,现在哪怕被“囚禁”了,也没有人觉得不对。



倒是有只兔子第四天就受不了了。



饭桌上,殷青湮和戚烬坐一边,红妆和季寒初坐另一边,谢离忧捧着碗坐主位,头埋进饭里当自己不存在。



诡异,紧绷,奇奇怪怪。



这是旁人对这一桌子人的评价。



容貌清丽的姑娘上了桌就瞪着对面的姑娘,那女子一身红衣,邪性地很,笑着夹了块肉丢到她碗里。



红妆:“吃啊,没毒。”



殷青湮将筷子重重一搁,道:“等我娘和大外公找到了你,看你还敢不敢嚣张!”



红妆抱着手臂,“我好怕,你快叫他们来。”



殷青湮气得眼里泛红,她从小就娇生惯养,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一把抓住戚烬的手腕,指着红妆道:“阿烬哥哥,打她!”



红妆笑出声,往她身前贴近,挑了挑她的下巴:“你怎么什么事都叫阿烬哥哥……”



话没说完,凌空一刀往她腕子上劈过来,徒余招式,没有内力,软绵绵的不像个刀客。



还没碰到红妆的头发,季寒初就擒了戚烬的右肩,手下用力,戚烬吃痛,额头冒出虚汗,季寒初顺势将他手臂反剪到身后,劈手夺了他的刀。



戚烬怒道:“你疯了吗!”



季寒初不说话,把刀缴了,默默坐回红妆身边。



红妆在殷青湮下巴上搔,故意用这一桌都能听见的声音说:“你知道吗,哥哥两个字,要在床上叫才有意思。”



季寒初拿刀的手一顿。



红妆哪里会放过调戏他的机会,转头,冲他妩媚地眨眼,“我说的对不对呀,季三哥哥。”



娇娇嗲嗲,软软糯糯,妖媚横生。



明明不是江南女子,说话撒娇一分骚两分俏,七分的风情,十分的动人,男人听了都要酥掉半边骨头。



季寒初把碗递给她,“好好吃饭。”



红妆:“我不想吃饭。”



她缠上去,贴着他的身体,严丝合缝,在他肩颈上乱摸,摸着摸着,身体似乎化成了水,没了骨头,只会黏男人,“我想吃你。”



季寒初红了耳朵,侧过身,逃开这句话,假装听不见。



殷青湮如遭雷击,整个人愣在桌边,不敢置信的目光直直地看着季寒初。



她的三表哥素来温柔知礼,怎么会是这妖女口中的孟浪之徒?无媒苟合有违礼法……对了,是她,一定是这个妖女给他种了蛊,害她三表哥变成这样!



殷青湮一抹眼泪,哽咽道:“妖女,我一定要让人杀了你……”



红妆逗也逗够了,她留殷青湮目的就是为了引殷芳川,她女儿在她手里,不信她不来。可左等右等,等了好几天,殷芳川还真就不来。



她不来,殷青湮留这儿就碍眼了。



小白兔柔柔弱弱,看别人的眼神软的勾人,尤其看季寒初还多了三分仰慕,红妆看她实在不顺眼,这几天心里起了无数个坏主意,一个比一个毒。



但这些主意暂时还不能实施,因为季寒初在,她要再找个良机。



殷青湮哭够了,抽泣着擦了脸,一双眼半嗔半怨地喵季寒初。



红妆一筷子,||cha||jin桌板,“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掉。”



戚烬:“你敢!”



殷青湮红着眼,躲到戚烬的身后,探出头对季寒初说:“表哥,这妖女歹毒至此,你不要被她迷惑了,她肯定是给你种了蛊。”



季寒初摇摇头,把筷子拔了,递给谢离忧一片金叶子让他去赔钱。



他把红妆拉起来,像哄着闹别扭小孩,在她背上轻柔地安抚,给她顺气。



季寒初说:“红妆她只是说说而已的,不会拿你怎么样。”



红妆:“我会。”



殷青湮拽着戚烬的袖子,恨恨跺脚。



等目送二人离去,她才有胆子出来,重新坐到桌边,看着一桌子丰富的菜色,想到刚才一幕,怎么也吃不下了。



戚烬劝她:“小姐,多少吃一点吧。”



殷青湮捏着筷子,失落地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问:“你说,她是不是真的给表哥下蛊了?”



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表哥会神魂颠倒到这种地步。



她心里完全没办法接受,自己从小就想嫁的三表哥,竟然有可能心甘情愿地着妖女的道。



哪怕事实已经如此明显。



*



大概白天的事情实在太冲击,晚上的时候,殷青湮趁着戚烬没注意,悄悄去找了红妆。



女人被爱和嫉妒冲昏头的时候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她想都没想红妆会有可能杀了自己,也不管自己中了她的毒,心里就一件事,要劝她放手。



这就是被保护得太好的大家小姐,天真无邪,放到江湖上死一万次都不够。



红妆还穿着白日的红衣,正在后院荡秋千,就她一个人。



殷青湮有点害怕,死死克制着自己不去发抖,走到她面前轻声说:“我有话要和你说。”



红妆荡着秋千,头也不抬:“说呗。”



殷青湮伸手抓住秋千绳,用力让她停下来,轻喘着气道:“你能不能放过表哥?”



红妆奇怪了,小白兔到底知不知道她在和什么人讲话,她的命还在她手上呢,谁给她的胆子?头一次见到被绑的求绑人的放了别人。



她不禁纳罕,能平安长到这么大,殷家对她究竟是下了多少苦心。



殷青湮鼓起勇气:“红妆姑娘,他是天上的月,你既然也对他有情,又怎么忍心看他与你一同沉沦?”



红妆拉着绳子,慢悠悠地荡起来。



“他自己乐意的。”



殷青湮指责:“你给他下了蛊。”



红妆嗤笑:“我要真有那种蛊,你阿烬哥哥第一个问我要。”



她是真想让殷青湮看看季寒初守在外头的样子,打也打不走,骂也骂不回,她没缠他,是他自己走了火入了魔。



殷青湮:“你骗人,你就是给他种蛊了,你快放了他,不然……不然我……”



红妆吹哨音:“不然怎么样?”



殷青湮低着头,她是真怕红妆,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她一靠近她,就知道这个女人有多危险。



不光是杀人这样简单,她还会勾魂。



她的三表哥,她从小到大最仰慕的三表哥……被她抢走了……



殷青湮低着脑袋,嗓音很轻,轻到快听不见,细得委屈:“不然我求求你。”



红妆:“他有那么好?”



殷青湮点头:“三表哥是世上最好的人。”



红妆勾着绳子,看着殷青湮。她说的没错,季寒初的确很好,很珍贵。



可那又怎么样呢。她喜欢的,为什么要让给别人。



就算他们之间没有结果,就算她留不下,她也不会把季寒初让了,他自己不愿意,她也不愿意。正邪有对立,爱情又没有。



红妆抓绳子,一使劲整个人站到秋千上,红衣烈烈,风情万种。



她居高临下地看着殷青湮,眉梢一片冰冷,“天上的月?你要不说,我还以为他是你的宠物呢。我把话放这里,我管他是天上

            

        

    



    
红妆(h)最新章节http://www.fengyemedia.com/hongzhuang_h_/,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倩男幽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