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红妆(h)最新章节

红妆(h)-分卷阅读14

红妆(h) | 作者: | 更新时间:2021-05-14 16:41:55
推荐阅读:洪荒之我是第一代人族宠你入骨(重生)倩男幽魂皇城来了个女首富兰若仙缘西游之大道宝瓶


红妆(h)-分卷阅读14



                他抵在门上。



厢内着实窄小,两人同处一室,勉强施展得开手脚。



是以季寒初被她压着,大半个身子都占了去,为避免引起响动,也不敢推她。



红妆喜欢极了他这副束手就擒的模样,对上他的视线,轻声细语道:“季三哥哥,你怎么那么好呀?”



季寒初望了她片刻,半步上前,将她的手扯了下来。



“呦,生气了?”红妆不由失笑,“我伤了你那相好,你就同我置气?”



季寒初坐在马车软垫上,闭目不搭理她。



红妆声音冷下去:“我是伤了她,但我又没打算杀她,你都还拿星坠打我,我没生气,你怎么好意思先生我的气?”



字字句句,委屈地不行,把“倒打一耙”演绎了个透。



季寒初睁眼,道:“道理都让你占全了。”



“本来就是嘛。”红妆越想越委屈,越想越不能忍受,“你居然为了她打我!”



季寒初扭头,“你一开始就不打算对青湮动手?”



红妆随心答道:“本就是骗你的。她一个柔弱小姐,什么都不知道,我找她寻什么仇。”



那你何苦非要伤了人家,弄得现在劳师动众,出也出不得,走也走不掉。



但这话就如同红妆的仇一样,季寒初也是不会说出口的。



他只是再闭上眼,轻声道:“我好骗么?”



红妆展着星坠玩,懒懒地扇风,上好的名器在她手里硬是真成了一把扇子。



“季三,你别记恨我,也别想着抓我回去了,同我说说话,也陪我看看月亮,好不好?”



季寒初道:“说什么?”



红妆想了想,问:“你师从何人?”



季寒初:“幼时跟父亲学,父亲过世后便跟着二叔学。”



“季靖晟?”



季寒初点头。



红妆琢磨着,难怪这小古板刀法诡异离奇,内力霸道,原来是季家这位疯子天才手把手教出来的。



她说:“之前不怎么见你动手,还以为你根本不会武功。说起来你刀法不下于你二叔,怎么江湖上却没有一番姓名?”



季寒初稳如磐石,极为一丝不苟道:“父亲教导过,学武当为救世,而不是枉争虚名。”



他说这话神色极为认真,就连坐姿也是挺拔端正,一袭青衫白衣,犹如天边冷月。



红妆望着,倒是第一次对季家早逝的长子产生了一丝好奇。那该是个多清雅正直的男人,一身风骨又是怎样的风华无双,才会教出这样胸襟内装有宽广山河日月的孩子。



红妆将两手背到脑后,舒服地靠着,道:“你爹说的没错,但学武不仅只为救世,更是为了保护自己保护他人,否则真让别人欺负了去,连个说理的地方都没有。”



季寒初低垂眼睑,露出无可奈何的神色,“你这样,谁能欺负得了你?”



“说的没错,季三。”红妆很是领情,想起开阳常说的话,复也骄傲道:“人生在世,难求一败,寂寞至极。”



季寒初:“……”



红妆抱着他的手臂,半入他的怀中,追着他的眼睛瞧,“季三,我再问你,我和那殷家小姐,谁好看些?”



季寒初一手抓住她手掌,她离他实在近了些,近到能看清长睫之下水灵灵的眼。她长了张桃花妖的脸,又生的一双能讲话的眼睛,话本子里的女妖怪大抵都长的她这样。



季寒初不自然地撇过眼,道:“你。”



红妆荡着水光的眼深深一笑,道:“这就对了,否则我挖了你的眼睛。”



季寒初又觉头疼,“你真是……”



突然,外头传来几道脚步声,重重叠叠,还有剑鞘过身发出的响动。



“那儿有辆马车,过去看看!”



红妆与季寒初对视一眼,立刻反应过来。



这马车顶顶的中看不中用,前开小门,一侧开的是比门还大的窗户。车窗始于头尾,一打开,便能直揽大半车内光景。



殷家人不敢强行破门,但客客气气地请求开个窗,却无论如何都拒绝不得。



红妆就势往地上一躺,紧紧贴到窗户之下的半面厢壁上,季寒初正襟危坐,果然听得门外之人在敲窗。



“里头是谁,烦请行个方便。”



季寒初半掩着红妆,抬手开窗,道:“何事?”



来人一见,惊奇道:“季三公子,怎的会是你?”



“我同离忧一道前来,他说有事找殷宗主商议,我便在这里等他。”



来人问:“公子是来找大小姐的吧?”



季寒初犹豫着,点头称是。



来人有些为难,应当是被下了要求保密的命令,只好说:“那真不巧了,小姐今日身体抱恙,恐怕无法见客。”



季寒初笑笑,道:“无妨,我下次再来便是。”



红妆卧在车内听着,直觉得想笑。



小医仙说起谎来,比她这个妖女不遑多让,半点脸红都不带,气也不见喘。



厉害,真是厉害。



让她突然就生了些荒唐浪荡的想法。



来人继续说道:“谢门主想必是被宗主留下问话了,烦请三公子再多等会儿。另外想请问三公子,可有见过什么形迹可疑的人经过附近……三公子?三公子!”



不怪来人疑惑,这位向来高雅温和的三公子,此刻不知为何面色突然泛起急红,红到了脖颈处,微微喘着气,眼里有湿润,也有震惊与怒意……



还能为什么,自然是因为那“形迹可疑的人”正在马车中,在他的腿边,行尽了不轨之事。



红妆撩起季寒初的衣摆,伸进去,在腰腹处放肆抚摸。



那日没摸够的细皮嫩肉,今日要连本带利讨回来。



她不讲道理,瘫软在他身侧,脑袋枕在他大腿上,迎着他低垂下来的目光,还欢快冲他眨眼睛。



那双手和蛇一样,钻到他腰背之后,在他的腰上缓缓勾弄,弄得他疼了,料想必定是留下了几道红痕……



季寒初呼吸渐渐重了起来,用尽全力压抑着,从后头发出重音:“未曾见过。”



来人担心道:“三公子,你没事吧?”



他本是一片好心,却无意中拖延了时间。他又怎能料想到,谪仙般的三公子此刻正被滔天的情欲包裹着,享受着折磨的欢愉与,||ci||ji。









不渡鬼



夏夜里,封闭沉闷的车厢内热得灼人。



柔若无骨的小手贴上了一片紧实的肌肉。



一笔一划,在他身上作祟。



像蝴蝶触过,引发了密密麻麻的,||su||yang,一下、两下,画圈,轻抚,揉弄……



红妆欣赏着他渐渐升起薄红的脸颊,欣赏着他喘得越来越粗的气息,欣赏着他一副深恶痛绝又无能为力的模样,比任何时候都要好看。



女人的手滑过男人的腰腹,慢慢地往下伸去。



眼里恶劣的笑意藏不住。



她说过的,她最喜欢他这副道貌岸然的样子。



她要一层一层脱掉他的伪装,一下一下毁掉他的清雅。



他有正道,她偏不让他守。



倒是要看看,到最后这光风霁月的男人是否还会保持自持自省,是会义正辞严、居高临下地指责痛骂,还是干脆做欲望的走狗,雌伏在她双腿间供她游戏取乐。



那只小手与腹上肌肉缠绵了会儿,便下行摸到了裤头,轻轻勾住。



先是手指试探着往里伸,离得近了些,她趴得越来越低,呼吸喷洒在下腹,感受到男人霎时的僵硬。



怕了吗?



红妆无声地笑笑,伸出湿滑小舌,一下下舔弄着那块肌肉。



这男人不愧是江南水乡养的,舌下感受到的是寸寸细腻,比之女人甚至还要过分精细些。



她上了瘾,像小时候舔弄着师姐给她做的芽糖,色情地在他身上来回舔舐摩挲。



糖是甜的,他也是。



“三公子,您真的没事吧?”



来人满目疑惑,不懂为何明明好好说这话,这位季三公子的呼吸突然急促,微微仰着下颌,露出的喉结上下滚动,似在忍受极大的痛苦。



季寒初眸子幽深,一手抬着窗户,一手在身下发了狠地抵着红妆,含混道:“无妨。”



来人却会错意,以为他

            

        

    



    
红妆(h)最新章节http://www.fengyemedia.com/hongzhuang_h_/,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倩男幽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