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红妆(h)最新章节

红妆(h)-分卷阅读13

红妆(h) | 作者: | 更新时间:2021-05-14 16:41:12
推荐阅读:宠你入骨(重生)西游之大道宝瓶鬼迷心窍:卖内衣的少年兰若仙缘洪荒之我是第一代人族绝品保镖倩男幽魂皇城来了个女首富大唐风流记(艳说大唐)


红妆(h)-分卷阅读13



                



红妆点头,“谬赞了。”



谢离忧笑笑:“哪儿能啊,谢某夸人从来都真心实意,没有半分虚言。”



红妆道:“你这胖子倒是有趣。”



谢离忧拱手:“谢姑娘夸奖。”



季寒初拧着眉,神情严肃:“红妆,你放了青湮。”



谢离忧这才一拍大腿,道:“对啊!女侠,咱犯不着,你快放了大小姐,否则殷家就要来人了,到时你想跑都跑不掉!”



“别急啊,”红妆手上用力,见殷青湮脸色更白了几分,满意道:“我问你个问题,你老实回答我,我就放了你。”



殷青湮犹豫着点头。



红妆下巴一扬,指向季寒初的方向。



“你喜欢他?”



谢离忧抱紧自己肥硕的身躯,故作惊惶:“这这这不能吧。”



红妆皱眉:“你闭嘴。”



谢离忧如愿以偿地闭了嘴。



殷青湮从小被养在姨母家,虽都和江湖中人打交道,但深居简出惯了,哪里听过这么直白直接的话语,当下脸皮由白转红,半天支吾不出个字来。



她哆哆嗦嗦,无助地向季寒初求救:“表哥救我。”



红妆一手掐上她的脖颈,笑道:“救你?要不要我告诉你,你的亲亲三表哥,他已经是我的人了?”



……



谢离忧的眼睛,就这么从直视前方默默地往右转大半截。



他咳了咳,小声咕哝:“老三,她什么意思?”



不答。



谢离忧:“你真失身了?”



安静,还是安静。



无法言说的愤怒从殷青湮的心口爬到头顶,她气得浑身发抖,争辩道:“你这妖女,你休得胡言!”



“是不是胡说,你问问你表哥不就知道了?他可是说了要娶我进门,还信誓旦旦要和我一起去死呢。”



谢离忧:“不是吧……”



季寒初:“……红妆,放了青湮。”



谢离忧:“……”



娘的,季老三没否认!



当下他只觉得头皮发麻,脑袋发胀,天灵盖突突地疼。



好你个季老三,枉老子从小跟你一起长大,你八岁那年下错了药差点把胖爷毒死,戚烬都算好买棺材的钱了,爷愣是凭一己之力挺了过来,爷都没跟你计较!



你现在有这艳福你居然不叫上我!



红妆笑嘻嘻的,“不放!我不仅不放,我还要把她做成傀儡,那种听得见,看得着,但只能听我话的傀儡,等我玩够了,再把她送给天枢师伯养虫子,这一身好皮肉不能白白浪费了。”



一张娇俏的脸蛋,说出恶毒无比的话语,却是再寻常不过的语气。



可任谁,都能明白她绝对再认真不过。



谢离忧摸上自己的喉头,咽了咽唾沫。



算了算了。



这女人浑身是毒,再漂亮他也不敢碰啊。



这艳福还是季老三一个人受着吧。









情和欲



季寒初收起星坠,沉声道:“红妆,只要你放了青湮,我保你今晚安然走出殷家。”



红妆懒懒地捻着发丝:“你就这么心疼你这表妹?”



心疼到她都有些嫉妒了呢。



“你越心疼她,我越要杀了她。”



一分的贴进,一寸的血柱,一片染红的梅花。



殷青湮死死闭上眼睛,害怕到不断急促呼吸,手在手侧紧握成拳,指甲深陷肉中,血丝从指间缓缓泛出。



季寒初心下大惊,顾不上许多,星坠灌了内力猛然向红妆砸去!



红妆反应神速,扭身闪过,甩鞭一勾将星坠勾进自己怀中。



就在她为躲闪手下力道正松之时,季寒初迅疾上前,伸手勾住她的细腰,用力一扯,将她带离了殷青湮数尺远。



谢离忧立时上前,护在了已吓得晕厥的殷青湮身前。



红妆笑着倚靠向季寒初的胸膛,神情毫不意外,甚至还有闲空抬手,朝谢离忧掷去一枚青釉小瓷瓶。



谢离忧接过,望向红妆。



她解释道:“能让人短暂失忆的药,给她喂下,会省去很多麻烦。”



谢离忧捧着瓷瓶,苦恼的脸上写满了犹豫和怀疑。



红妆嗤笑,搂过季寒初的脖子,在他脸颊上落下轻轻一吻:“好哥哥,你来告诉他,我给的到底是不是毒药。”



季寒初一手揽着她,一手冲谢离忧摊开,手掌死死扣着她的腰身,仿佛他一松开,她就能跑不见了似的。



谢离忧低着头把瓶子送来,待确定那的确只是让人失去短期记忆的药后,才迈着小碎步退下。



然后再也不看那对搂搂抱抱的男女,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喂——”红妆还在后头招他,“季三可想抓我回去问罪了,你不想吗?”



谢离忧捂着眼睛转向她,嘴里念念有词:“莫管闲事,闲事莫管。事不关己,明哲保身。”



红妆捂嘴笑,抬头对季寒初说:“你这朋友好有意思。”



季寒初按住她乱动的腰,低沉地说:“红妆,你别招他。”



红妆踮脚向上,看着他的眼睛,伸出手指勾住他下巴,往下抚摸,摸过他喉间的凸起,在那儿流连。



男人与女人贴合很近,近到彼此能感受到双方的差异,女人特有的香包围着他,在那香里,她仿佛是无骨的,软绵绵的能化成水。



喉头的手抚上他的肩,取而代之的是唇舌,舌尖舔舐过凸起的喉结,含弄着它,不时轻咬。



带起来肆意的酥麻,像极了那晚青青河畔,她衣衫不整地坐在他腰腹之上,俯下身落在他唇上的那记长吻。



那个吻是青草味的。



女人两条藕臂勾住了他的脖颈,缠着他恣意调戏,她抬眼时,眼里全是野蛮生长的蓬勃之气,动人又勾魂。



“我不招他,我只招你,这样你满意吗?”



满意吗?



这样有什么好满意的。



季寒初苦笑着想,左右她也不过拿他当一个好玩的消遣罢了。



哪有人会去在意消遣满不满意,她这么问,无非想再得到一个新的消遣而已。



季寒初听得耳边传来人声,搂紧了红妆的腰,嘱咐她:“别出声,我带你离开这儿。”



红妆往他怀里靠去,撒娇一样拿手指在他胸膛画圈圈,“那你可得快些,不然我被抓走了,可没人会再来陪你玩。”



人声越来越近,季寒初向谢离忧打了手势,便轻轻一点带她跃上墙头。



眼见周围来的人越来越多,他一手搂她,分明多了个人的重量,夜行起来依旧轻松,在屋檐上起伏三两下,便来到殷家前院。



前院灯火通明,被围得水泄不通。



殷家人又不是傻子,前脚二爷中毒,后脚小姐被害,前前后后死了那么门生子弟,若再看不出是有人故意为之,专门针对,当真是傻到家去。



季寒初与红妆卧伏在屋顶上,借着夜色隐蔽。



“出不去了。”季寒初说,“殷家被围,此番必定在严密搜查,现在出去就是自投罗网。”



“那怎么办?”红妆倒是很淡然。



她根本就不在意,强闯于她而言只是需要多费些力气罢了,但她乐意看季寒初为她费力。



季寒初思忖一会儿,拽上她的手腕,说:“去侧门,那儿停着谢离忧的马车,我们去马车上。”



红妆说:“他怎么还坐马车来?”



季寒初抱着她疾驰在夜风中,“他不爱动,能坐马车便不会愿意走路。”



红妆挑挑眉。



季寒初又说:“离忧肯定会被叫去盘问,我们暂且先去车上等着。”



红妆挂在他身上,笑说:“去马车上,若恰巧碰到搜查,被人看到你同我这妖女搅在一起,季三公子的名声可真的要毁了。”



季寒初遥望夜色,道:“季家的马车,殷家不敢动。”



*



停在侧门内的马车精致不失奢华,车角挂着一只温柔多情的银铃,惊涛拍浪盘踞铃身,最上头刻了个极深的“季”字。



马车停靠在假山堆后,不太引人注意。



红妆被季寒初拉着左闪右躲,趁着无人注意,快速上了马车。



一上车,挤在狭窄的车厢里,季寒初转身关门,红妆立时反身半跪过去,将

            

        

    



    
红妆(h)最新章节http://www.fengyemedia.com/hongzhuang_h_/,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鬼迷心窍:卖内衣的少年倩男幽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