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红妆(h)最新章节

红妆(h)-分卷阅读10

红妆(h) | 作者: | 更新时间:2021-05-14 16:39:03
推荐阅读:洪荒之我是第一代人族宠你入骨(重生)倩男幽魂皇城来了个女首富兰若仙缘西游之大道宝瓶


红妆(h)-分卷阅读10



                眸亮晶晶的全是跳跃的火焰。



季寒初:“我从不骗人。”



说完一顿,感觉这话透着种熟悉,熟悉到诡异。



红妆好笑地看着他,学他道:“我信你。”



月色之下,明艳少女笑靥如花。



季寒初混混沌沌的脑袋被这笑一晃,清明了片刻,又迷糊了起来。



不,不对!



有哪里不对劲!



季寒初呼吸一滞,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他伸手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巧的药囊放到鼻下,清幽的味道从鼻腔传入,勉强稳住迷乱的心神。



红妆不知何时已悄然退开,退到大石处披上了自己的内衫,遮住被夜风吹得微凉的身体。



她晃着手里的定骨鞭,遥遥说道:“现在才发现被下了药,季三公子是不是太不够警惕了?”



季寒初克制着,又羞又怒,感受那股情潮越发澎湃,激得他指尖颤抖。



“你,你——”他咬牙,只恨自己掉以轻心。



他从小被父亲在药里养着,养成了百毒不侵的体质,方才河畔周围被红妆洒满,||mi||yao,却根本对他不起作用,他对自己太过自信,这才着了道。



可他怒,却不仅仅为这个怒。



她又骗他,又骗了他。



他就那么好骗么。



红妆悠哉悠哉地踱步过来,见他一张俊脸涨得通红,艰难地克制着情欲,额头汗水满布,流淌过脸颊,滴进衣领处。



她欢快地吹了口哨,伸出根手指头,一戳,把忍得辛苦的季寒初直接给戳得跌到地上。



红妆豪迈地将他一推,自己紧跟着就跨了上去,稳稳地坐在身下人的腰腹上。



她只穿了内衫,并未着肚兜,那两点娇嫩的樱红就透过薄薄的衣衫显露出来。



季寒初心跳无法控制,难得发了狠:“你这姑娘,不知羞耻——”



小妖女吹着口哨,俯下身子鼻尖对着鼻尖,温热的气息环绕在他唇边,只差一点点他们就能吻上。



唇上传来软软的触感,混着清凉的水汽。



女人陌生且清甜的味道侵入鼻端,用舌头舔弄他的唇瓣,随着他微微的喘息伸进口中,勾着他的舌含吮轻碾。



一吻毕,她的脸上也泛起红,眼里尽是取乐成功的恶劣笑意。



季寒初怔怔地看着身上的人,此时此刻她正伸手解他腰带,一边解,一边仰面望月,感慨着:“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季寒初道:“你……”



红妆又吻他,“我不知羞耻是吧?”



她拍拍他的胸膛,道:“不知羞耻的怎么是我呢?这味媚药可不是我做的,分明是你那好叔母殷萋萋求来的。药性厉害得很,就是再深的武艺、再百毒不侵的体质也无可奈何,我只不过是让你也感受一下罢了。”



殷萋萋虽是叔母,但季寒初母亲去的也早,二叔未曾婚娶,她便是唯一的主母。



季寒初与她并不算亲近,但印象中这位叔母是很和善的人,对任何人都温声细语,对三叔尤其包容,怎么都不像会做出这种荒唐事的人。



是以,他并不太相信红妆说的话。



红妆见他一脸不信,嗤道:“你叔母当初就是给你三叔下了这药,才怀上了你那两个堂哥,你不信算了。”



话语间,动作不停,很快扯开他的领口,小手钻进去,在他凸起的锁骨上流连,摸了两把。



哇,细皮嫩肉的。



她在南疆见到的男人不是那六个师伯就是摇光的仆从小哑巴,师伯她不敢摸,小哑巴一看就糙她懒得摸,这还是她第一次摸到男人的身体。



一只手扣住她的手腕,她抬眼,对上一双墨玉般的瞳孔。



季寒初神色认真又痛苦,“不要杀人了,好不好?”



都被情欲噬咬成这样了,居然还有闲心管这事。



红妆觉得好笑,便真的只是笑笑,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她还想继续摸,突然,腕子冷不防被他一把攥紧,用力往后掀去。



她反应及时,足尖一点,一个旋身便落到河边。



待站稳,她回头一看,却见衣裳凌乱的男人跃起,飞快地掠过,“扑通”一声后整个人都浸到了河中。



因着水流平稳,这声过后河面很快静了下来,连半个泡泡都没有。



哦?



红妆摇摇头,折了根草把玩,淡然地站在河边等着。



等了半晌,等到她怀疑季寒初是不是已经淹死在河中时,水面“哗啦”破开,冒出半截身子来。



季寒初红了脸,大口大口呼吸,长发紧紧贴脸,浑身湿透,瞧着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红妆丢了草,说:“这药很猛,你就是把自己浸死在水里也是没有用的。”



季寒初闻言,回头深深看了她一眼,没有什么表情,低头一个猛扎,又再次埋入水中。



“哎,真是小古板。”红妆嘀咕道。



片刻后,季寒初憋不住气,从水中冒头。



红妆看准时机,掂了掂刚才翻出的物件,手指一弹,凌空向他掷去。



她还配了声:“咻——”



季寒初抬手接住,凝目细看,被她投来的是一颗小小的黑褐药丸。



他转头看向岸边,少女正坐在膝高的石头上,悠闲地踢水。



那双脚很小,也很白,往上看去,那半浸入河中的小腿可是一样细白软嫩。



季寒初仓促地转头,沉默不语。



红妆却会错意,嫣然一笑,道:“吃吧,真是解药。虽然你对我很舍得,一心要拿我问罪,但我却暂时舍不得你死。”



她提起衣摆,翩然落到草地之上,身形一闪,又远了约莫丈余。



风里传来她的声音,和着内力,似乎近在咫尺。



“小古板,你真好,但我还不想死。”



“那些人我是非杀不可的,所以我不能跟你回去。”



“……我也不能做你的夫人了。”









赎她罪



红妆仰着脑袋,看着天上那轮月亮。



月亮变啊变,变成季寒初的脸。



她恍惚看着,生生把自己看出了一丝哀怨的味道。



“妖女!”耳旁炸开一声爆喝。



这声音极大,响彻整个僻静的渔眠小筑,所幸此处是殷家最旁系的子弟的院落,来往人少,除却几只飞鸟并未惊扰到他人。



红妆捻了小石子,对准那几只鸟儿,不见她如何弹指,那在夜幕下飞快穿梭的鸟扑腾了几下翅膀,便无声无息地掉落地上。



见状,横剑在前的门生警惕地往后再退几步。



“行了,”红妆走到门生的身前,手腕翻转,无聊地转着钩月,“别废话了,你想好了没?”



门生双目赤红,横剑在前,胸腔里发出野兽般的嘶吼。



“我今日和你拼了!”



“啧。”红妆皱眉,“我最近是不是太心慈手软了,个个都给我蹬鼻子上脸!我最后问你一遍,你想要怎么死?趁现在赶紧选,等会儿我可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你找死!”门生被彻底激怒了。



他甩剑而出,带着雷霆之势,向红妆袭去。



这一剑用了全力,他的脖颈上筋脉暴突,眼内充血,手臂上的力道似有千斤之重。



剑风疾刺而来。



红妆却不躲不避,反而勾唇冲他幽幽一笑,门生甚至没见到她用到那把一直被她放手里把玩的弯刀,只是懒懒地一抬手,两指便轻而易举地夹住了他的剑身。



再一抖,长剑竟破出裂痕,在门生不敢置信的眼神里,裂痕很快布满周身,寸寸断裂。



噼里啪啦,掉在地上成了一堆废铁。



“原来你想选一剑封喉。”她捻转着钩月,“可惜我剑术不太好,恐怕一剑还封不了你的喉,不如还是换一个死法吧。”



门生跌坐地上,惊恐地后退,退到无可退时,面前的红衣姑娘微微躬身,与他迎面相对。



红衣红裙遮住了身后大半的月,背逆光影,裙角飞扬,一笑令人寒心冻肺。



“我给过你选择的,是你自己不珍惜。”



鼻尖闻到了一丝清淡的芳香,门徒犹疑了一刹,而后体内翻涌出千百倍的刺痒,如同万蚁行过,奇痒无比,让他几欲挠穿一层皮肉。





            

        

    



    
红妆(h)最新章节http://www.fengyemedia.com/hongzhuang_h_/,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倩男幽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