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红妆(h)最新章节

红妆(h)-分卷阅读8

红妆(h) | 作者: | 更新时间:2021-05-14 16:37:41
推荐阅读:洪荒之我是第一代人族宠你入骨(重生)倩男幽魂皇城来了个女首富西游之大道宝瓶兰若仙缘


红妆(h)-分卷阅读8



                

竟然是那个季氏。



她眼中泛出冷光,冤家路窄,果真如此。



季氏一脉人丁并不兴旺,如今的家主季承暄在上一辈排行第三也是最末,本不应由他继任,但无奈季氏长子早逝,次子疯傻,这才由他接掌了季家。



而据传闻,那是个十成十的武痴,使的刀名唤“逐风”,刀法凶悍,速度极快,而他此人也同这刀一样,冷漠严厉,不近人情。



红妆忍不住又摸了摸袖中刀。



逐风,钩月。



风月双刀,江湖双绝。



呵。



季氏。



红妆努力抑住唇边冷笑,细细地回想,季家或许真是命中少子,到这一代更是凋零地厉害,只活下来两个。



据说季承暄和殷萋萋本育有两子,可惜在娘胎里没有养好,一出生就生了大病,一早夭,一残废,终生离不得轮椅。



而活着的另一个,是那位早逝的长子留下的幼子,相传在季家“五扇门”中掌管司药理的第三门,待人亲善,极为端庄雅正,有“小医仙”的美名。



思及此,红妆故意道:“公子竟是季氏的人?”



男人微微点头,垂眼看她,正经地行了一礼,伴着低沉的声音——



“在下姑苏,季寒初。”









女罗刹



真是他,季家早逝长子唯一的儿子。



红妆闻言不觉得有甚么。摇光从来教她要恩怨分明,他与那事无关,便算不得仇人。



她娇滴滴地笑:“季三公子要收我这么个通房丫鬟进季家,不怕季家人反对?”



季寒初道:“你同我回季氏第三门,那儿由我掌管,我能护你周全。”



他字字句句都是诚恳,为她这个一面之缘的“可怜人”铺好所有后路,红妆信了外头传出的他的好名声,这人确实温厚儒雅,不是假装。



君子端方,温润如玉,装不出来。



她滴溜转眼,装出一副喜极而泣的模样:“季三公子大恩大德,奴家定然铭记于心。”



流了半截的泪又滚滚而落,“只是我不过低贱通房,断不知该如何报答,公子若不嫌弃,我愿长久侍奉公子左右,不求名分。”



季寒初却是皱眉,首次拂开她欲伸出的手,缓慢且坚定地后退。



他说:“我早说过,姑娘不应自轻自贱。我救你,并不图你回报。”



“公子……”



“但是,”季寒初顿了顿,道:“但是你别骗我。”



红妆一惊,慌乱乍起,好在她自认伪装得好,很快稳住心绪,正经道:“我从不骗人。”



季寒初笑了:“我信你。”



……



季寒初有过猜疑。



她身上有若有若无的药香,像是长年与药物打交道,行走间轻盈过度,不时踮起脚,江湖之人大多是这种走姿,是练习轻功所致……



可她眼睫上还挂着泪珠,眨眼间扑簌落泪,双目通红,仿若心头万千苦楚无法言说。



望他的眼神,分明满是期待。



季寒初沉息,把心头杂念全数抹去。



女子下盘本就轻些,她为殷二爷试药,来往于药堂,有药味也不足为奇。



他唤她一声:“姑娘。”



红妆乖巧地应答。



他问:“你叫什么名字?”



总要问了名字,才好向殷二爷要人。



红妆笑起来,眼睛像极了狡黠的小狐狸,眼波流转,妖气四溢,神容有一股子野劲儿,眼里却依然清澈又无辜。



季寒初看得一时失神,慌乱低下头,心跳如鼓。



他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只觉得心腔起伏极大,剧烈的情绪来势汹汹,他应对不及,只能放纵隐秘的欢喜和庆幸在心头萦绕。



季氏小医仙救人无数,却第一次庆幸殷家求他出面帮忙解毒时,他没有拒绝。



不然,不然……



他红着脸,不敢去想到底为何,只在心里对自己说——不然这可怜的姑娘怕是要一辈子都困在殷家了。



还好她遇上了他。



他想些什么,红妆自然不清楚,她也不想清楚,玩够了,便收心,冲那人笑得越发娇媚。



她道:“红妆。”



又笑说:“奴家名唤红妆,公子,我等你来救我。”



*



那晚的事情在红妆眼里不过趣事一桩,很快抛之脑后。



她奉师命前来中原复仇,目标只在殷家,虽知季殷两家是亲家,但报仇便是报仇,只对人,不对事。



可当她将定骨鞭缠住那哀嚎的殷氏门徒,钩月将划破他心脉之际,她还是恍惚想到了他。



季寒初,姑苏季氏的三公子。



这一恍惚,便给了将死之人机会。



那是个三四十岁的门徒,心知自己恐怕难逃一死,几近疯魔地垂死挣扎。



他撑着口气,嘶哑道:“你可知我是谁,你敢杀我,你信不信将来你死无全尸……”



利器的锋芒一闪而过,映照出面前女人美艳的容颜,只是那双眼杀气太重,不像美人,像无常。



在那忽闪的一霎后,门徒扭头,看到了地上落下的残肢。



那是完整的一只手,是他的手。



“啊——”



凄厉的喊声堆在喉头,用尽全力也只发出微响,声音更如砾石磨过,破败不成样。



门徒的神情由惊惧变作惊恐,偏偏连那微响也几近湮灭。



他早就被毒哑了嗓子,分量算得刚好,还能说话,却无法大喊求救。



不过很快,他也不必说话了。



红妆欣赏着他绝望的神情,笑靥明艳,抽出钩月,刀尖往下滴血,她用指尖沾了一滴,状似无意地往前一掷,血滴子破空而来,打在门徒右眼上,疼得他不断抽搐。



她笑了笑,懒洋洋地说:“我不信。”



门徒近乎崩溃:“你,你究竟是谁!——”



“嘘。”红妆笑吟吟的,笑容既野又邪,她将手指抵在门徒唇边,柔声道:“安静些,你吵得我头疼。”



她甩了甩定骨鞭,抚摸着上头的倒刺,笑意更深:“你该庆幸的,我前几日遇到了一个好玩的人,心情实在太好,所以不打算对你下狠手。”



定骨鞭擦过门徒的鼻尖,女罗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像看一条肮脏的狗。



“这鞭子名叫‘定骨’,是天璇师伯的玩具之一,你知道吗,其实他才是真正的疯子。”



红妆笑嘻嘻的,道:“他明明自己筋骨有疾,却偏认为是世人骨相不正,最大的乐趣就是用各种玩具替人‘正骨’。你那个同伴招人讨厌得很,我本想好好和他玩一玩,谁知道才抽了他几下,他就死了。血腥味太浓了,恶心得我好几天都不想杀人,正好多让你活了些时日,等下了阿鼻地狱,记得一定要好好感谢他。”



门徒咬牙,神情愤怒,疯了般狠狠地用头撞击地板,企图发出声响。



红妆一脚踹过去,踢得他口吐鲜血,动弹不得。



她踩上地上的断手,“我问你,你当初活埋了那孩子时,用的可是这只手?”



门徒面色惨白,满心恐惧,抖声问:“哪、哪个孩子?”



红妆眼神冷冽,沉声道:“看来不是这只手了。”



“噗——”



钩月深深刺进另一只手臂,鲜血喷涌而出。



“啊——!”



红妆冷声道:“想起来了没有?”



门徒对上她的眼睛,刹那间忽然记忆翻涌,他想起一桩十多年的旧事,还有那被他们拖到雪山上的女人和孩子……



襁褓里的孩子根本没有足月,生得玉雪可爱,那女人虚弱地不行,强撑着磕头,一直求他们,求他们放过孩子……



可他们没答应,那个孩子被他们活埋了。



门徒:“你是,你是谁?你是红袖的什么人!”



红妆用力掐住他的脖颈,用力到他喘不上气,她双目微红,阴恻恻道:“红、妆。记住,要索命尽管来找我。”



许是知道此番必死无疑,门徒干脆豁了去,厉声大骂:“妖女!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那孩子是我埋的又如何,还不止我一个!我告诉你我们不仅埋了那孩子,我们还上了那,||jian||ren!她哭得可比孩子惨多了,我们就在雪山上上了她!她自己不知检点上赶着倒

            

        

    



    
红妆(h)最新章节http://www.fengyemedia.com/hongzhuang_h_/,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倩男幽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