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红妆(h)最新章节

红妆(h)-分卷阅读7

红妆(h) | 作者: | 更新时间:2021-05-14 16:36:59
推荐阅读:宠你入骨(重生)西游之大道宝瓶鬼迷心窍:卖内衣的少年兰若仙缘洪荒之我是第一代人族绝品保镖倩男幽魂皇城来了个女首富大唐风流记(艳说大唐)


红妆(h)-分卷阅读7



                



夜幕下,殷家的护卫、门徒个个手持佩剑,面色凝重,严阵以待,侍女匆忙来往于药堂与别院之间,不时听到些低声谈论,很快又消失在风里。



“二爷这是怎么了,突然就病了……”



“嘻,这就剩一只手一只耳的,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模样,整日流连女人堆,怕不是得了花柳病吧。”



“你少来,我看你才是最想爬床的那个!”



“都别胡说!我听在宗主院子里伺候的姐姐说,二爷是招了仇人,被人暗算下了剧毒。”



“什么毒,我看二爷好好的啊……”



“那得亏了三公子……”



侍女托着药碗从药堂行来,被护卫拦下,几人挨个试了药,又用银针试过毒,这才放她们进去。



铁桶似的防护,把殷远崖守得几乎密不透风。



可这般看护,在红妆眼里也不过尔尔。



她敛下眼,细细回想了侍女来时路线,心思一转,往药堂奔去。



她轻松地绕过侍女、护卫,身形灵巧地摸上屋顶,护卫眼睛瞪得大大,只见一阵微风拂过,夜色之下根本捕捉不到人影。



药堂点了灯,但四下无人,只留了药罐还在小炉子上烧着。



红妆干脆下了房梁,大大方方、明目张胆地左顾右盼。



行到小炉边,红妆摸了摸药罐,还是热的,里头残留了些药渣汤水。



她倒出小半碗,汤汁呈褐,药味微苦,用手扇了风,闻到股沁凉的特殊味道,像是点绛草……



要想知道解药如何,还得尝一尝。



最好是让毒性和药性在体内相冲,方能品出些端倪。



红妆苦恼地皱起眉。



她不想试药。



试药要先服毒,她一点也不想感受往生,而且这药还不一定能解干净。



可是不服毒,又无法彻底感知解药药效。



为难死她了。



都怪这个中原人,好好的凭什么解了往生,殷远崖要死便死去,要他多管闲事!



就在她左右为难之时——



“你是何人?”



一道声音突兀地响起。



红妆抬眼望去。



夜色下,一个清瘦的身影立在门边,长发高高束起,眉眼是一派和煦温雅,负手站在那儿,谪仙似的人儿。



他有一双极好看的眼睛,像盛了盈盈春水,温柔到能溢出来。



唇边的笑也是如此,善意且包容,仿佛担心突然出声惊扰到了她。



风吹得烛火四晃,偶尔发出噼啪作响,惊了红妆的神。



她没来由一阵暗恼。



第二次轻敌了。



——



论一个射手和一个奶妈如何谈恋爱。



PS:季氏“五扇门”:



第一门:暗杀,门主季靖晟



第二门:情报,门主?



第三门:药理,门主季寒初



第四门:兵器,门主?



第五门:钱财,门主?









季寒初



男人在不远的距离站定,怕唐突了她,声音越发柔软:“你别怕,我是殷家请来的大夫,我并无恶意。”



红妆拿不准他的心思,只端着药碗,不说话。



她看似无措地捻弄着衣摆,手中已悄悄握上了骑马钉。



她防备地看着男人走近,手里的药碗被他接过,在她讶异的挑眉中,只见他将药汁都悉数倒在地上。



红妆皱眉,心头闪过杀意,眼中戾气大盛。



“你这是做什么⑥③⑤④⑧o⑨④o?”



她将手背过,一手握住骑马钉,一手去摸袖中的钩月弯刀。



刀面和骑马钉都淬了剧毒,倘若有发现不对,她会毫不犹豫将其斩杀。



“夫人不明白,这药汁内含几味剧毒。此前殷二爷为人暗算,中毒极深,唯有以毒攻毒方能治愈。”



男人把药碗放到台上细细清洗,伸出的手白净纤细,没有多余的茧子。



他看着她,“我见夫人刚才想以身试药,这才唐突……”



顿了顿,又道:“夫人对殷二爷一片真心,日月可鉴,但性命珍贵,莫要为他人舍了命去,试药一事,自有我这个大夫来做。”



红妆终于听出不对劲来,有些诧异,问:“你为什么叫我‘夫人’?”



就算她再不知中原礼仪,也从书里看过,“夫人”一词只用于称呼已婚妇人,她一介孤女清清白白,怎么转眼就成了“夫人”?



男人低头看着她的装束,为方便夜行红妆穿的是简单的粗布麻衣,袖口扎紧,装扮简单,除了衣衫干净崭新些,和殷家别院里的下等奴役无二区别。



男人低声道:“听闻殷二爷收了一来自异域的姑娘作通房……夫人莫要自轻,既已是二爷的人,在季某眼里,都是夫人。”



红妆反应了半天,才将前因后果串起。



原来风流成性的殷远崖正好收了异域女人作通房丫鬟,阴差阳错之下她被错认,这大夫还以为她一片真心,趁月黑风高跑药堂里为殷远崖试药。



握着钩月的手指逐渐松开。



有意思,她不想杀他了。



不仅不想杀,还生了些许逗弄的心思。



师姐说过,中原男人最会说谎,这纯良的大夫让她突然很想试一试,看看这副宽厚模样是否只是面具,皮囊下又藏着怎样的腌臜心思。



他若起歹心,她不介意让钩月再度见血。



红妆眼珠一转,伸出手拽紧了男人的手腕,一双眼眨了眨,顿时泪凝于睫。



一张脸美的妖冶又张扬,愁眉泪睫,直勾勾地看着他,太楚楚可怜。



“夫人这是做什么?快些放开。”



男人吓了一跳,呼吸都乱了,喉头轻微吞咽,手指扣着她的腕子,想推开,又不太敢碰她。



红妆放开他的手,往下攥紧他的衣袖:“小公子救救我。”



红妆:“公子不知,我自小家中破败,本就因是女子不受疼宠,后来家乡发了饥荒,爹娘都死在人吃人中,我好不容易逃离,却不幸沦落风尘……”



她低低啜泣着,泪水淌下脸颊,半仰起脸庞,眸中尽是委屈:“我吃了那么多苦,便也认命了,怎料却被殷二爷强抢来。他见我貌美,玩弄了好些时日,可日子久了就厌弃了我,我方才试药也是不得已出此下策,若不得宠爱,过得连猪狗都不如。”



她哭得伤心,极力掩饰唇边的笑意,抬手抚上他的侧脸,见他慌乱,更加无辜。



“公子可知我委屈?”



面目流转的娇媚,活生生像书里跑出的桃花妖。



这样的女人会遭厌弃,当真是天下最不合常理的事。



可男人顾不得想这么多,她用词大胆,令人浮想联翩,视线之内,他的耳朵已然通红。



他小心翼翼地避开她的触碰,后退几大步:“你,你莫要哭了。”



“那公子可愿救我?”



男人的面上也染了薄红,灵巧的舌像中了药,僵得说不出话。



“你有什么委屈,尽可说与我听,有什么需要我帮你的,也尽管说来。”



红妆目光凄婉,眼泪不断,“我见公子是个好人,只求公子救我出这火坑,可好?”



男人抿唇,点头说:“若你当真孤苦,我自然救你。”



“真的?”



男人认真道:“家父自小便有教导,医者仁心,应当爱天地万物。心怀仁义,平等待人乃医家本分。”



“公子要怎么救我?”



“我乃医者,救了殷二爷的性命,我会求他以此交换,换夫……姑娘自由。”



红妆一笑:“挟恩图报可不是好汉所为。”



“若能换得姑娘不再伤心委屈,季某的名声算不得什么。”



她总算放开他,男人仓皇地收手,皮肤上的触感微麻,似乎那处也跟着耳朵一起红了。



“可我自幼便遭逢苦难,公子即便换了我自由,于我而言怕也徒劳。”



男人闻言,自以为有理。江湖纷乱,她一个女子无能力立足,再加上她这样的容貌,若真让她自由而行,恐怕只是从殷二爷处流落到殷三爷,殷四爷罢了。



思及此,他沉声道:“姑娘若不介意,可以随我回季家。”



红妆:“哪个季家?”



“姑苏季氏。”





            

        

    



    
红妆(h)最新章节http://www.fengyemedia.com/hongzhuang_h_/,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鬼迷心窍:卖内衣的少年倩男幽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