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红妆(h)最新章节

红妆(h)-分卷阅读6

红妆(h) | 作者: | 更新时间:2021-05-14 16:36:15
推荐阅读:洪荒之我是第一代人族倩男幽魂宠你入骨(重生)皇城来了个女首富兰若仙缘西游之大道宝瓶


红妆(h)-分卷阅读6



                ,将耳朵凑到她唇边,细细地听。



“你在说什么?”



温热的气息拂过耳畔,柔软的唇无意间划过他的耳垂,那触感酥酥麻麻的,季寒初跟碰着火似的一下坐直,僵在那儿动也不动。



但她说什么却是听清了的。



“季寒初,季寒初……”



“季寒初……小,||hun||dan……”



季寒初低头,往她脸上看去一眼,又像被烫着一般收回了眼睛。



红妆虚虚地叫了十几声后音便也低了下去,最后喃喃地喊着:“小古板,我疼……”



季寒初胡乱地说:“你,我……我……”



他面皮泛起红晕,不知所措,想不出法子应对,局促地不得了。



“季寒初……”



“季三哥哥……”



“季郎……”



季寒初面颊越来越红,盼着她能别再叫了,叫得他心头慌乱,如小鹿乱撞。



可她不依不饶,声声喊着,越发可怜。



季寒初微微侧过身,心绪纷乱,再三稳住气息。



“小古板……”



季寒初闭了闭眼,试探着伸出手,摸到了红妆的指尖,轻轻勾住,将她的手指勾到掌心。



那绵软的触感握在手里,如刀刃归于剑鞘,不偏不倚,像本就该这样。



他也不敢转头去看她,只在她再一声喊着“季三哥哥”时,用几不可闻的声音低低应了一声。



“嗯,我在。”



他道:“红妆,我在。”



——



本文是倒叙,这一段结束就直接回到开头,然后,||bu||chuan插回忆啦,直接按时间线写。



看过《其雾》的读者应该都知道,红妆的原先设定就是六六体内蛊虫的升级版,但想了想还是稍微改了点儿设定,不把红妆写成丧尸那种类型了,毕竟活人和丧尸实在有点重口味,我也不舍得不给季三公子肉吃。









江南好



从前,多年前。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红妆趴在窗子上,脑袋枕着手臂,猫儿似的眼睛眯成缝,惬意地享受着夜间的江风。



临江的客栈要价高了些,可她一出手就直接包了天字号的上房,不让,||di||zi为钱财发愁是七星谷历来的好规矩。



店小二大约是不怎么见过南疆女子,瞅着她的脸一时都失了神,被天枢师伯用一锭银子打醒,脸红得像火烧似的。



想到小二惊慌失措的模样,她眼里泛起笑意。



“中原人真有意思……”



她改趴为坐,轻轻闭上眼睛。



中原少见异域女子,她一点也不遮掩地露脸,胆大到肆无忌惮。



看清楚好,最好下了地狱也要记得取他们狗命的到底是哪位女罗刹。



门“吱呀”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有人缓步走了过来。



红妆侧靠着窗望着江边,笑道:“天枢师伯来了。”



白衣黑冠的老人约莫七八十岁,满头白发,背手而来,端的是仙风道骨,除却那双眼看起来并不如老人家慈祥和蔼,与路边常见的年迈之人并无区别。



但红妆知道,这绝不是什么普通老人。



南疆的“北斗星”中,论武力第一当属开阳,可最危险的却是面前这位天枢师伯。



他擅蛊,当年为炼活死人蛊与尚未投诚的南疆皇室联手,在与中原对决的青霭关一战中中大肆以活人制作傀儡,竟仅凭一己之力挽回了南疆战局颓势。



一人,能抵隐州十二城。



红妆却不怕他,笑颜越发明朗,“开阳师伯怎么没来?”



“提那疯子作甚?”天枢云淡风轻道:“他听说姑苏季氏的第一门门主武艺甚高,提着钩月就上门找人挑战去了。”



红妆一挑眉:“钩月?”



她摸上腰间,那儿一把小巧弯刀藏匿着,刀如弯月,以此得名。



钩月弯刀是双刀,一把在开阳那里,另一把在她身上。



天枢一板一眼:“你的钩月和他的钩月,不同。”



刀都是好刀,用的人不一样罢了。



红妆收手,嗔怒:“师伯又笑话我,我本就不擅使刀,钩月于我不过防身之用。”



她本就艳极的脸庞,因着这似嗔似怒而变得更美艳动人。



像能将人的心掏空了去。



“不使刀更好,”天枢头也不抬,说:“那疯子的破刀,切菜我都嫌钝。”



开阳是真正的战斗疯子,一生好武擅斗,他们此番前来各有目的,开阳的目的便是挑战高手。



至于挑战后是死是活,开阳说了,不要他们管。



只是。



“姑苏季氏第一门门主?”



天枢倒杯茶,指尖浸至茶水中,一只小虫子顺着手指爬到杯盏里,很快那茶水便变得血红血红。



天枢:“季靖晟,季宗主的二哥。”



季氏有五扇门,第一门司暗杀,第二门司情报,往后各是药理、兵器、银财。



“听说这第一门的门主,也是个疯的?”



天枢:“是。一疯一傻,臭味相投。”



然而此疯非彼疯,开阳是疯子,季靖晟却是实打实的天才。



季靖晟脑瓜子痴痴傻傻,练武却天赋异禀。他的危倚刀刀法已至大成,不比季宗主的逐风逊色。



天枢:“管他们这许多,左右不过两个疯子罢了。”



红妆一想也是,以开阳师伯的武功,只有别人吃亏的份。



她轻快地从窗上跃下,行至天枢面前,悠然地为自己倒了杯茶。



刚搁到唇边,倏地听到天枢开口——



“殷远崖没死。”



拿着茶水的手一顿,杯子离唇不过分毫,却再也饮不下去。



红妆不敢置信:“怎么可能?那可是‘往生’!”



“往生”剧毒,无色无味,只要沾了一点便顷刻融入血肉。初时无异,但会让人从五脏六腑慢慢溃烂,直到烂到喉头、鼻尖、眼唇,彻彻底底成为一具发烂发臭的尸体。



死相难看,过程凄惨,下毒之人称得上恶毒无比,其心可诛。



天枢:“摇光在你临走前,难道没给你解药?”



“给了。”红妆应道,“但我没给他解毒!”



天枢睨她一眼:“摇光能调出解药,中原自然也有人可以,又不是多厉害的玩意儿。”



“可是……”



天枢抬手,制止了红妆要说的话。



“我早就和那婆娘说过,不要总是留一手,既是毒,就应该冲着非死不可去,可她倒好,每次都不听我的。”



红妆:“……”



天枢:“妇人之仁,难成大事。”



“……”



天枢师伯恋慕她师父几十年,至今痴情不改,二人纠缠了大半辈子,到现在却依旧没有定下终身。



红妆私以为,和天枢这张嘴脱不了干系。



但她识相,这话就是憋死在嘴里也不能说出来。除了摇光,世间人包括她在天枢眼里都不过蝼蚁罢了,她可不想惹了他,再被他的宝贝虫子咬。



相比起来,殷远崖没死倒更令她好奇。



有人能解往生,这真是从未想过的事。



红妆觉得有趣,中原人比她想象中有趣多了。



南疆的“北斗星”里,她师父摇光是唯一的女子,擅制毒、暗器、轻功之流,用天枢师伯的话说,所有下作的杀人手段都占了个全。



可她的手艺,即便留了一手,也是素来难有人解。



如今却被一个中原人破了。



有点儿东西。



她轻敌了,中原人比她想的厉害。



红妆站起身,“我去看看怎么回事。”



天枢抱手,赞赏地点点头:“比你师父好学上进。”



*



如今江湖武林几大势力分裂,龙盘虎踞,各自为营,其中以姑苏季氏为首,大致分为五大门派。



虽说是五大门派,实则只有四门。同踞于江南一带的殷氏因逐渐式微,许多年前便以殷氏独创的寄雪剑谱为嫁妆,同季氏结了姻亲。



季氏家主季承暄的妻子,便是殷家的二小姐殷萋萋。



季殷两家联手,虽无法做到独大,但在这之间也已占据了绝对的一席之地。



殷远崖,正是殷家的二爷,殷萋萋的父亲。

            

        

    



    
红妆(h)最新章节http://www.fengyemedia.com/hongzhuang_h_/,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倩男幽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