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红妆(h)最新章节

红妆(h)-分卷阅读2

红妆(h) | 作者: | 更新时间:2021-05-14 16:33:38
推荐阅读:洪荒之我是第一代人族宠你入骨(重生)倩男幽魂皇城来了个女首富西游之大道宝瓶兰若仙缘


红妆(h)-分卷阅读2



                

待到确定他眼底一片清明,确实不像骗她,整个人气焰立时翻上,啪啪甩着鞭子。



声音轻轻重重,几次擦着季寒初过去,却始终没落到他身上。



待到甩累了,她直接一,||pi||gu坐到床边,非常挫败地用手捶了下床榻,咬牙切齿道:“季家这群混账东西!”



季寒初有些难忍:“姑娘注意言辞。”



红妆哼了声继续骂:“姑苏季氏,||hun||dan,他殷家也不是什么光明磊落之人!我一个一个都要骂过去,你奈我何!”



打完了他再将同他有关的两大世家都骂了个透,季寒初再好的涵养也恼,“红妆姑娘,我氏族何故惹你?你捆了我便也罢了,怎么……”



红妆:“季家和殷家联手,夺我性命,抢我宝贝,我怎么不能骂!”



“你可有证据?若无证据,便是无妄之言。”



红妆冷笑:“狗屁。”



季寒初第一次遇到这么难缠的姑娘,油盐不吃柴米不进,偏生他被下了药,封了几处大穴动弹不得,判断不出来者是敌是友,心里更急躁。



但他面上不显,仍保持那副淡淡的模样,道:“敢问,季家和殷家抢了你什么宝贝?”



红妆用手支着下颌,道:“他们抢走了我的小郎君。”



季寒初静默,良久不语。



季家是望族,不可能干出偷偷绑人这种事,就算是他三叔季承暄这种古怪脾气,也是不屑绑架的。



三叔好武成痴,对下属门徒极为严苛,若真有人背着他绑人,先过不去的就是他这一关。



季寒初断定这是误会一场,只想劝说她放人,便问道:“你郎君何人?”



红妆不说话,两手撑着脸颊,一双眼睛直直地盯着他,眉目含情,春水荡漾。



“……”



季寒初被她这含情脉脉的目光盯得面如火烧,不自在地扭过头,低声道:“红妆姑娘。”



“嗯?”



季寒初犹豫了会儿,还是开口:“自重。”



红妆那个在嘴角边稍稍弯起弧度的笑意,顿时僵在唇边。



她缓缓放下手,整个人挪过去,半靠在他身旁,脑袋凑到他跟前,红润的嘴唇一张一合,唇角冷笑毫不掩饰。



“季寒初,你再说一遍。”



再说十遍也是徒然。季寒初不想同她多多争辩,侧过身去,用尽力气将身子往边上挪开了些,想躲开她的触碰。



谁料红妆这女子果真凶悍异常,看到他动作,竟然伸手一把拽住了他的领子,将他直接拽到了自己面前。



可怜季寒初现在如普通人手无缚鸡之力,就这么被她扯了两下,便和她鼻尖对鼻尖,脸贴脸,吐气间全是她身上淡淡的兰花香。



红妆抓住他衣领,冷笑着重复道:“季寒初,你、给、我、再、说、一、遍。”



季寒初垂下眼睑,细长的眼睛在眼尾形成锋利一笔,他不疾不徐,柔声道:“红妆姑娘,请自重。”



红妆恶狠狠地打断,道:“你让我自重?!”



她倏地放手,拍拍衣摆,嘲讽道:“看了我洗澡,破了我身子,同我行过周公之礼,如今你让我自重?季三公子做那些事时倒很是开心,怎么那时没同我说自重?”



季寒初越听越荒谬,越听越羞耻,整张脸白了些又红了些,忍了又忍反复吸气。



他绝无可能干过此等荒唐之事!



堂堂姑苏季氏的三少爷,武林大家的亲外甥,医者仁心的公子初,被一个小姑娘堵得哑口无言。偏偏季寒初亏就亏在涵养太好,从小到大都不会骂人,拼死拼活也只从齿缝里憋出几个字:“姑娘自重!”







私奔去



和他气得几乎快恼了不同,红妆闻言,竟淡淡地笑了。



她一扬脖子,挑眉笑道:“也是,季三公子医者仁心,素来宽厚,合该是看不惯我这杀人放火的妖女,如今不过一句‘自重’,倒还算轻的了。”



话语之间,要多阴阳怪气有多阴阳怪气。



季寒初淡淡地看着她,缓缓地吸了口气。



若不是身上时不时传来的疼痛,他几乎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红妆姑娘……”季寒初看着她那双黑琉璃似的眼珠子,无奈至极,话在嘴边绕了两绕,才慢慢说出口:“我的确不认识你,也许我们之间真的有误会,还请你……”



话没说完,一只柔软的手指抵在他的唇上。



红妆将手绕到他身后,勾住他修长的手指,小小的手掌细腻温软,勾着指尖绕啊绕,让人心跳平白快了几分。



“季三,换个词,你总说这句,我会伤心的。”



窗外,溪水慢慢流淌,漫天长风拨弄树叶簌簌作响,白纱翻飞,圈出寂静天地。



大片纱幔里,眼前的一抹红色太过耀眼,灼痛了季寒初的眼。



他看了一会儿,默默转开眼:“误会一场,何苦为难。”



红妆挨着他坐下,道:“怎么是误会呢?你只是忘记了,季三,你说过你喜欢我,要娶我,还说要跟我回南疆看星星,这些都是真的,怎么就成了误会……我真的没有骗你,是他们一直在骗你。”



季寒初愣住。



红妆边解开绑着他的束缚,边说:“季家和殷家的人都在骗你,你不要相信他们,他们给你下了药,所以你才不记得我了。”



屋外水流声渐响,慢慢掩盖过了风声,季寒初以为自己听错了,直直地看着面前的女孩儿。



少女的体型很是玲珑,趴在他身边给他解束缚,小小一团像个火红色小狐狸,正好窝在他怀中,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季寒初获得自由,但手脚还是无力,依旧不大能动弹。



莫名地,他不想再问下去,她说的话这样荒谬,可他竟已信了几分。



他低头掩去眼中的几分疑惑,觉得自己更加荒谬。



红妆丢了绳子,捡起自己的鞭子绑到腰间,说道:“我们走吧。”



季寒初问:“去哪里?”



红妆摸着鞭子,神色自然,道:“自然是去做我们当初未做完的那件事。”



“什么事?”



红妆微微一笑:“私奔。”



顿了顿,又道:“还有逃命。”



季寒初一惊,黑瞳紧缩,险些失了风度:“你说什么?”



红妆回眸,转身弯下腰,半靠到他身上。



她抬起手,指尖掠过季寒初额前碎发,轻轻摸着他的下颌。



“小郎君,我要带你私奔。”



“……”



“殷家那么多人死于我手,他们想报仇,可我懒得和他们打,所以我们得快些,趁没人发现赶紧走。”



私奔、杀人、妖女、郎君……



每个词响在耳边,划在心头,如锋利的刀,裹挟着变态的熟悉感,字字诛心。



恍惚似一道惊雷响彻,炸得季寒初只差魂飞天外。



*



红妆并不想多言,收拾了一番后便伸手扶起他。



季寒初脚步虚浮,额头青筋显露,双手几次按在腰后,费尽了力气也只是蜷缩了手指,双眼直直地看着红妆。



红妆瞥过去一眼,淡笑着看向他,“想逃?”



她摊开手,掌心不知何时已然放着几枚尖锐的银色小针,手轻轻一抖,针便化作齑粉,被她随意抛洒在地上。



她像看着一个顽劣的不懂事的孩子,柔声哄道:“别闹了,我们还要赶路。”



季寒初笔直地站着,不动,也不说话,最后是红妆牵了马来到门前,冲他招手。



她从马厩里牵出的是一匹黑色高头大马,马蹄在地面上哒哒踏了两下,红妆安抚似的摸了摸它的耳朵,它便立刻又安静下来,温顺无比地在她掌心里蹭着。



红妆翻身上马,歪过身子向季寒初伸出手掌,说道:“上来。”



季寒初沉默地站在门口。



红妆很有耐心,坐在马上保持这个姿势好一会儿没挪一下。



她细细地看季寒初的眼睛,以前这个人是温厚的,是和煦的,看所有人目光都温柔,可看她时除却温柔,还余了七分情意,三分缠绵。



但现在不了,他看她的眼神和看其他人并无二致,那些缠绵和情意,随着他的记忆一同封锁在了最深处。



她不甘心,也不接

            

        

    



    
红妆(h)最新章节http://www.fengyemedia.com/hongzhuang_h_/,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倩男幽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