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红妆(h)最新章节

红妆(h)-分卷阅读68

红妆(h) | 作者: | 更新时间:2021-05-14 17:14:45
推荐阅读:洪荒之我是第一代人族宠你入骨(重生)倩男幽魂皇城来了个女首富西游之大道宝瓶兰若仙缘


红妆(h)-分卷阅读68



                暄狠狠咬唇,闭了眼,脸色比天际还白。



      错了,都错了。



      从头到尾,都是错。



      “结束了。”红袖喃喃地说,“都结束了。”



      她的眼里是死水一般的寂寥,看着癫狂说话的殷萋萋,忽然抬手,掌中红线缠绕,深深刻进掌纹之中。



      随着一声哨音长鸣,待再睁眼,她的眼眸已经染上微红,抬起手时五指已变成锋利的爪,指甲坚硬如铁,面色苍白如纸,却带着一丝诡谲的笑,赫然已成为一具无知无觉的傀儡!



      她是死人躯体,为了报仇,心甘情愿地将傀儡丝绕在掌中,成为被小哑巴控制的女傀。



      没什么值不值得的,她等了二十年,为的就是这一刻!



      再深重的罪孽,也到了尘归尘,土归土的时候了。



      五指成爪,女傀自屋顶落下,速度快得惊人,掠过众人眼前,劈手向殷萋萋刺去。



      疯傻的女人面对袭来的杀意凭着求生的本能节节后退,嘴唇嗫嚅,想说些什么,面对那张绝望的脸又什么都说不出。



      她记起来了,是二十年前,是她趁着夜色,把襁褓中的小女孩偷了出来……



      那时有人阻止的,她自恃聪明,将孩子装进了食盒中,冲来人盈盈一笑,说“二公子,这是我给承暄做的点心”,便将那人骗了过去。



      那个傻子,还有那个傻女人,到死都不知道是她偷了孩子……



      可是,可是眼前这个人是谁?



      这么熟悉的面孔,是……是她!



      是她来找她了,她来找她报仇了?



      她不是死了吗……怎么会,怎么会来找她?



      是鬼,一定是鬼!



      “啊!!——”



      “砰!”



      “噗嗤——”



      几声金属脆响,电光火石间,季之远不知从那里掏出一枚匕首,用尽全力扑上来,砍在红袖的手背上。



      她一颤,锋利的手爪终是错身而过,只擦伤了殷萋萋的手臂。



      季寒初掠身上前,一把扣住轮椅,向前方狠狠推去。轮椅碾过季之远残弱的躯体,将他牢牢困死在地上。



      可一切还是来不及了些,小哑巴连忙吹哨引回丝线,却被季之远刚才的一下趁乱钩断,丝线从掌中断开,化成无用的齑粉,利爪也变回普通手掌的模样。



      殷萋萋惊愕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翎羽还插在肩上,她无措地用手支撑着身体往后退,退得远远的,直到退到自以为安全的地带,才慢慢松了口气。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耳边突然听到“噗嗤”一声微响,是刀剑没入血肉的声音。



      眼前的一切就在这一刻变得模糊又遥远。



      她看向前方,狼狈趴在地上的季之远神情从惊吓到碎裂,爆喝出声:



      “娘!——”



      再转头,是那个女人,她的噩梦。也是一副惊讶的表情,看向她的身后,眼神疑惑不解。



      然后是最右边,被许多傀儡包围着的,无法动弹的黑衣男人。



      他的眼神也是阴鸷的,倒是没有惊讶,只沉默地望着她,没有说话。



      就像这么多年来的每一刻,他看向她时的那样。



      这一刻,殷萋萋突然感到了丝丝无比的开怀。



      你看啊,至少这一刻,他的眼里只有她。



      最后的最后,她低下头,看到自己胸口露出的一点刀尖,刀尖上挑,雕着浅浅的浪纹,上头用极草的文书刻着两个字——危倚。



      她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她的丈夫会用这样的眼神看她。因为她快要死了。



      刀身从体内缓缓抽出。



      血肉被绞动,殷萋萋却感觉不到痛,眼前血色与黑色越来越浓,她只是傻傻地看着自己的丈夫,傻傻地看着季承暄。



      这个被她爱慕了一辈子的男人,不知道到现在,他冷硬的心有没有为她有过一丝心动。



      思绪渐渐飘远,她想到了很久以前学过的一句诗,“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她是殷家众人呵护的二小姐,温柔和善,小意体贴,她本活在万人之上,却意外遇见了他。



      江南多好,能让她遇到这样好的儿郎,而最最好的,竟是他本就是她的未婚夫。



      他是她的星辰,她要将他摘下来,捧在手心里。



      可后来发生了那么多事,好多好多,多到二十年都数不清,多到像极了一场大梦。



      她守着自己的丈夫,恍惚想着从前,却再也没了星辰,只依稀吟唱着另一首诗歌——



      当时年少春衫薄,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



      当时年少,春衫薄。



      她太年轻,误了他的一生,也误了自己的一生。



      好在如今,她终于脱离苦海。



      若有来世,只求不再相遇。



      他有他的红袖,她有她的星辰。



      如此最好。



      *



      危倚滴着鲜血,殷萋萋的尸体颓然倒下,露出身后一张修罗脸。



      红袖呆愣地看着他,几乎是迟疑地,眯着双眼,似乎认了许久才将他认出来。



      因为他的情形实在也很不堪。



      季靖晟走上台阶,右手持着危倚,两手之间还挂着一条粗重的玄铁链,手腕被磨破出血,结痂,又出血。他的身上也几乎满是伤口,细细密密布满周身,走近了才发现,危倚的刀口竟崩裂了好几个口子。



      可他浑不在意,只专注看着红袖,目光宁静又温柔。



      他走过来,站在红袖面前,玄铁链在脚下投了斑驳碎影,随着晃动,发出金属摩擦响声。



      季靖晟的脸色非常不好看,脏兮兮的全是血污,他看着红袖,皱起眉头,片刻后又松开。抬起手,似想去触摸她的面颊,待发现自己手上也全是血迹后,便仓皇地缩了回去。



      金光如潮,他们之间隔着长长的影,宛如二十年的光阴。



      “你……”



      季靖晟轻轻开口,嗓音嘶哑,他看着眼前的女人,她那么瘦弱,倒映在他的瞳孔之中,让里头的犹疑渐渐变得坚定。



      “小袖子。”



      红袖望着他,嘴唇嗫嚅,不敢置信:“季靖晟?”



      季靖晟轻轻点头,咧嘴一笑,说:“是我。”



      ……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是极其畅快的。比他刀法精进畅快,比他杀人畅快,比他摆脱桎梏重得自由都要畅快。



      他终于找到她了。



      “我杀了她。”他说。



      这话很平静,仿佛他真只是个没心肝的痴傻儿。



      “她欺负你,我杀了她。”



      红袖怔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其实在刚才,她险些都没认出他来。



      二十年前的故人,很多都被遗忘在岁月洪流里,包括他。



      可季靖晟的情绪,满得都快溢出来了。他定定地看着红袖,眼里没有多余的情绪,只是孩童般稚气地吸了吸鼻子,说道:“我好想你。”



      *



      回忆纷纷扰扰,二十年前的往事,在这一刻挣脱了时光,挣脱

            

        

    



    
红妆(h)最新章节http://www.fengyemedia.com/hongzhuang_h_/,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倩男幽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