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红妆(h)最新章节

红妆(h)-分卷阅读65

红妆(h) | 作者: | 更新时间:2021-05-14 17:13:22
推荐阅读:洪荒之我是第一代人族宠你入骨(重生)倩男幽魂皇城来了个女首富兰若仙缘西游之大道宝瓶


红妆(h)-分卷阅读65



                为什么不能恨你呢?”季之远喉间沙哑,话音却轻快无比,“十岁那年,母亲要父亲同我们一起去祭拜大哥,可他拒绝了,甚至将自己关到书房里,不闻不问……可是第二年,我却看到他带着你和谢离忧一道去祭园,去给大伯上香。你们看起来真好,像极了一家人……可我大哥才是他的亲儿子,他为什么连自己儿子的忌日也不愿意去看一眼呢?”



      “你是小医仙,你医术高明,可你知道我的腿伤每到湿寒天气便会疼痛交加吗?你知道我什么没有告诉你吗,因为父亲不允许!他不准任何季家的人为我治病!他恨我娘,连带着也恨透了我!他存心要我死!”



      季之远原本是淡然的,说着说着,眼眶便泛起微红,后面更是崩溃。每一句话都像放在刀锋上割肉,每一句指责都像烈火里熬油。



      太痛了。



      他也有血有肉,他也并非生来无情。



      他也曾渴望家庭和睦,父亲关爱,也想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



      可后来呢。



      季之远浑身颤抖,死咬牙齿,手指狠狠用力扣住轮椅把手。



      “我不要苟且,我要你们所有人同我一起下地狱,给我陪葬!”



了结(二)



      周围渐起狂风,似怨灵哀叹。



      史书记载,数十年前南疆与中原尚未合而为一,两国势均力敌,为夺城池为成就天下统一霸业,于隐州十二城后爆发了著名的“青霭关之战”。



      一战,血流千里、生灵涂炭,南疆以巫蛊之术节节逼近,生擒俘虏,以其血肉生祭绝望崖。



      万丈悬崖之下不知埋了多少白骨累累,据传每到战争时节,崖底下都会传来幽幽恸哭,当地人称之为“祭歌”。



      而眼下,竟也有三分那时的凄凉,天空起了疾风,春雷炸响,不见雨丝,天幕却阴暗了下来。



      一个身影,从远处奔来,红衣招展,宛如烈焰。



      “没有要给你陪葬!黄泉路这么冷,你自己一个人好好走吧!”



      季之远抬头,看着不远处高阁屋檐上,那个红衣烈烈,眼眸冰冷,笑起来带着百万分的毒的女人,那个默默举着鹰弩,对准自己心口的女人。



      她没死。



      她果然没有死。



      季之远嘴唇动了动,发不出声音。



      红妆眯起一只眼睛,对着他那个方向,灵灵一笑,像知道他心中所想,道:“我在黄泉路走了一遭,没找到你,只好回来了。”



      “季之远,没取了你的命,我不舍得死。”



      季寒初似是心有所感,面色波澜不惊,往身后退了一步与季之远拉开距离,举起了手中的星坠,刀尖锋芒毕露。



      他问:“最后一次,为什么?”



      季之远嗤笑:“我已经回答过了,你一而再再而三地问,难道是希望我否认?”



      季寒初握着星坠的手紧了紧。



      “我不否认,谢离忧就是我杀的,红妆也是我害她下了万丈悬崖,若不是父亲阻拦,你现在也早就是一具尸体。”季之远伸出两臂,悠闲地指了指四周,“这周围都是我的死士,你们以为自己真的是靠那点点毒药进来的吗?季寒初,你好天真啊。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杀了我,你最好祈祷一击即中,否则……”



      他勾起唇,眼里闪着疯狂的光,再没了理智。



      “否则,就来比一比,看看最后到底是谁的命更硬。”



      未待说完,凌空噗嗤一声,箭羽破空而来。



      挟着雷霆万钧的力道,速度快可穿云,自屋顶向着季之远的方向掠去,强大的后坐力让红妆都微微后退了一小步。



      远空出现太阳,天际边金色的浪潮席卷而来,一浪接着一浪,破开阴霾。



      红妆嘴边的笑意越发勾人。



      而就在此时,一个瘦弱的身影突然不知从哪里蹿了出来,踉跄从高台冲来,披头散发犹如厉鬼,挥舞着双手不知要抓些什么,口中念念叨叨也不知说些什么。速度却快得煞人,在长箭即将刺入季之远心口时,她体内迸发出了一股极大的力量,促使她一扑向前,牢牢地挡在了他的面前!



      金光璀璨,浮云苍白,刺目的荒凉。



      箭矢狠狠穿过肩膀,刹那鲜血喷涌,染红他们脚下的土地。



      季之远蓦地睁眼,不敢置信地望着眼前的女人,而后仓惶地伸出双手,小心翼翼地抱住了女人的后背。



      他慌了。



      季之远低声地,字字句句都从嗓子眼挤出来,周身的戾气和铠甲一瞬间全都碎裂了,他哽咽道:“娘……”



      没有人知道殷萋萋怎么会跑到季家来的,也没人想得通一个半疯的女人是怎么逃开侍卫的看护与把手,徒步从殷家一路到了这里。



      也许真要问原因,因为她是一个母亲,母亲对于孩子有种天性的感知,他们骨血相连,血脉相承,她本能地预知到自己的孩子有危险,本能地冲过来用血肉之躯为他掩护。



      季之远颤抖着,说:“你为什么、为什么要来这里?”



      殷萋萋听不懂,她早就彻底疯掉了,只是痴痴地抬起手,手指脏兮兮的,摸到了他的发上,轻声哼起了一首歌。



      那是他小时候,娘亲最爱唱来哄他的歌谣。



      周围的黑衣死士大批围拢过来,重重包围着季寒初和红妆,步步紧逼。



      红妆抱着鹰弩自屋顶飞身至季寒初身边,他有些恍惚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四周杀气逼人,他似乎根本没有看见。



      红妆反手抽出定骨鞭,背靠在他身后,嗓音低哑:“季三,你要不要动手?”



      此时此刻,季之远正心焦着殷萋萋的伤势,无心顾及他们,露出了大片背后空门,正是动手的好时机。



      屋顶上、高台边全都围满了黑衣死士,云起云散间,已将他们围得水泄不通!



      季寒初衣衫染血,全是谢离忧的,一手持着星坠,一手自身旁护着红妆。



      他们都明了,季之远已经完全疯了,他要将一切都毁灭掉,包括季寒初、红妆,包括季家,也包括他自己。他把所有人都算了进去,除却红妆和殷萋萋这两个意外,他料准了一切,他要百年世家在他手中毁于一旦,从此之后姑苏再无季氏,要“季”这个姓在武林长史中彻底消失。



      世人薄幸于他,他也不宽爱世人。



      一黑到底。



      彻底抛弃一切。



      名声、性命、亲情。



      红妆冷眼扫过面前数十上百的死士,他们大抵还在等季之远的一声令下,因此并不着急动手。也有被她震慑到的,但仍没后退半步,死死地把着武器,目光嗜血。



      死士,是没有后路。



      双方都是紧绷到了极致,季寒初心痛如绞,望着季之远,甚至微不可见地颤了一下。



      他握着星坠的手用力再用力,却依然费尽力气也刺不下去。



      他有些混乱,也有些茫然,不知道该怎么做。



      这样的他,像极了许多年前,那个失去双亲的孩子抱着膝盖失声哭泣,坐在轮椅上的少年慢慢转过来,丢给他一块方巾,面色傲慢又鄙夷:“哭什么,我的父亲不就是你父亲,他都拿你当亲儿子了,你还有什么好哭的。”



      那一刹,他的神情也如现在一样,迷茫,迷失

            

        

    



    
红妆(h)最新章节http://www.fengyemedia.com/hongzhuang_h_/,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倩男幽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