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红妆(h)最新章节

红妆(h)-分卷阅读61

红妆(h) | 作者: | 更新时间:2021-05-14 17:11:29
推荐阅读:洪荒之我是第一代人族倩男幽魂宠你入骨(重生)皇城来了个女首富兰若仙缘西游之大道宝瓶


红妆(h)-分卷阅读61



                弯里醒来的。



      他没睡,她也没有,在发生了一连串的事情以后,相信他们谁都睡不着。



      褥子皱皱巴巴,昨晚翻云覆雨的结果就是稍稍一动作,全身就泛着细细密密的酸痛。



      一双手从身后伸过来,将她抱紧,熟悉的气息洒在颈侧,季寒初闭眼,摩挲着红妆的侧脸,低声说:“等会儿给你熬个补药,你身子太差了。”



      “……”



      要不是深知季寒初是什么人,这句话听起来怪让人想入非非的。



      红妆有些头疼,   把手伸出被子去揉脑袋,身上,||yi||si||bu||gua,露出的藕臂上头全是交错的吻痕和淡淡的青紫。



      前夜还在缠绵,醒来就被抓着喝药,这滋味真不太好受。



      她转过身,手上不老实,从被子里伸进去摸季寒初的肩头,摸他的锁骨,在他,||chi||luo的胸膛上游走。



      季寒初呼吸声微微重了点,迅速捏住她到处作祟的手,低声说:“别再摸了。”



      红妆直接勾着他的脖子,乐呵呵地抚上他微红的脸颊,向他耳朵里吹气。“你昨晚可不是这么说的。”



      “……”



      红妆哈哈大笑起来,季寒初扳着她,有些无奈:“你怎么总爱招我。”



      回答他的是送上的红唇,堵住他接下来的话语,勾着他的舌头放肆舔舐,不知悔改,欲拒还迎。



      一吻毕,红妆笑嘻嘻地问他:“季三公子,和女人接吻的感觉怎么样啊?”



      季寒初垂下眼,被子下的手把住她的腰,目光深邃,说:“又不是第一次了。”



      这语气里,有种享受般的怡然自得。



      红妆抓住他话语里的关键,猛地从他怀中抬起头,惊道:“你想起来了?”



      季寒初不自在地摸了下唇,说:“一点点。”



      “想起什么了?”



      季寒初把她的手拨开,眼睛看向别的地方。他不好意思看她,略微羞赧地说:“很多,乱七八糟的……”



      “比如?”



      季寒初转头,说:“河边,嗯,你和我……还有醉里寻欢,我们……”



      红妆看着他的脸越来越红,耳朵也红的要滴血,她简直美死了,爬到他身上,含着他的喉结舔,伸出根手指点他下巴:“小古板原来都是表面正经,心里想的全都是这种事。”



      季寒初脸更红了,他也没有办法,但谁叫他想起来的全都是这些香艳。他翻了个身把红妆压倒,瞥到她脖子上的红痕,心疼地吹气。



      “红妆。”他叫她。



      “嗯?”



      季寒初睫毛抖了一下:“答应我,不要再有下次了。”



      红妆没听明白:“什么?”



      季寒初眼里又出现落寞,低声说:“那些话。”



      再让他听一次,他会疯掉。



      红妆咬了下他的唇,抬手摸着腕上的玉镯,晶莹剔透的,她眉眼间满满的温柔笑意。



      兜兜转转,还是回到她手上了。



      但她说:“看心情吧。”



      说完就闭上眼睛,嘴唇咂了一下,不知想些什么。



      季寒初曲起手指,敲了下她的脑袋,“那我以后努力让你一直保持愉快。”



      红妆不置可否。



      季寒初亲着她的耳后,含糊道:“答应我。”



      红妆哼哼两下,背过身去,手指摸上自己的嘴唇,抬脚踢了他下,“你别打扰我。”



      “嗯?”



      红妆:“我在回味。”



      “……”



      这股不讲道理的娇憨,简直和记忆中一模一样。



      *



      太阳又升起了。



      上天对凡世最大的慷慨大概就是日升日落,永不停息。



      红妆把窗户打开,清晨的气息清凉且淡薄,有种雾蒙蒙水蒙蒙的朦胧,山和水常在一线之间,远处渔舟之上已唱起了早歌,日光漫天,辉洒大地,水面上的波光绵延交错,粼粼如梦。



      红妆伸了伸懒腰,微微扬起下巴,眉眼犹带着被欲望浸润过后的妩媚,神情却多了丝冷肃。



      今天他们要动身回季家。



      红妆望着湖面,眼睛余光里看到正在穿衣的男人,不知怎么,想到了昨晚上看到的,他伤痕累累的背。肩头两枚箭矢伤口,剑伤穿骨伤筋,等再定了定神,是他躺在血泊里一动不动的模样。



      这么多年,只有师姐和他将她疼到了骨子里。



      红妆鼻音浅浅,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问:“季三哥哥,要是我们这趟回去,他们欺负我怎么办?”



      暧昧又挑衅,带点漫不经心的懒散,和有恃无恐的得意。



      季寒初穿好衣服,起身,走到她身边。他的手指很长,扣着她的腰肢,几乎能把她全部都收到掌中。



      红妆被他笼着,感到他抬起胳膊,圈住自己,然后在自己的后腰上掐了一把。



      不痛,但好痒,丝丝酥麻的感觉从他的手指传来,让她忍不住小小地哆嗦了一下。



      他下毒了?



      季寒初眼睛漆黑,满眼七情六欲,掌心温度灼人。红妆抱住他,耳朵贴在他肩头,正好是那道剑伤的位置,她隔着衣服轻轻吻上去,呼吸间,心跳快起来,有种尘埃落定的满足感。



      一只手钳制住她的手腕,另一只手在她腰后作祟,低哑的声音响起,从嗓子里发出的音节,随着胸膛微微震动,男性的欲望浑然天成。



      “我给你撑腰。”



      ……



      娘的,她心尖发痒了。



      季寒初的声音从耳后传来:“哪怕豁出命去,我也断然不会让别人欺负你分毫。你莫要担心,只管欺负别人。”



      红妆慢慢抬起头来。



      她故意问:“真不跑了?”



      季寒初抱着她,微微俯视着,从鼻尖“嗯”一声,“不跑。”



      反正在劫难逃,那就不逃。



      他拿食指点了点红妆的鼻子,笑道:“坏家伙。”



      红妆抽了抽鼻子,定定地看着他,她不掩藏情绪,爱欲和欢欣都真实地写在眼里,直观地透露给他。



      从前她以为,他胸襟里藏着山河,从他的眼里能见天地、见万物、见众生。



      可如今她突然懂了,她是芸芸众生,而他才是山河本身。



      她放肆、奔逐、流浪,他沉默、包容、隐忍。



      他是她的山河,是她的梦。



      *



      两人出发回季家。



      戚烬背着昏迷的殷青湮告别,临走时季寒初递给他一个药囊,告诉他里面装着他制的解药。



      红妆嚼着芽糖,看他若无其事地接过去,淡淡地道谢,就像之前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



      额头上包扎的伤口,大家都默契地装作看不到。



      红妆的眼睛弯起,笑容不减:“季三哥哥好厉害呀。”



      季寒初没看她,轻轻一笑,与戚烬拜别。



      那人背着他的性命,转身离去,身影渐渐消失在日头下。



      红妆看着他走的,心里不是不遗憾,要不是她着急赶回季家,真想

            

        

    



    
红妆(h)最新章节http://www.fengyemedia.com/hongzhuang_h_/,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倩男幽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