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红妆(h)最新章节

红妆(h)-分卷阅读39

红妆(h) | 作者: | 更新时间:2021-05-14 16:58:22
推荐阅读:洪荒之我是第一代人族宠你入骨(重生)倩男幽魂皇城来了个女首富兰若仙缘西游之大道宝瓶


红妆(h)-分卷阅读39



                伤口上。幸好血液未干,没和皮肉连在一块。



季寒初看着佛祖,佛祖也看着他,如此温柔,如此悲悯。



他问佛祖:“你说,她今晚成功了吗?”



佛回不了话。



季寒初:“这是最后一个了。”



佛还是安安静静。



季寒初低头,喃喃道:“我觉得我可能疯了……”



他完全可以告诉所有人,今晚红妆要杀殷芳川,可是他没有。



他彻彻底底成了她的帮凶。



越了礼教规矩,逆了正道大义。季家家训“明心净礼,克己自律”,他一样都没做到。



季寒初低低地问:“你告诉我,到底是谁错了?”



顿了一会儿,又摇摇头,自嘲道:“也许最错的人是我。”



他跪在佛像前,请求佛祖宽恕,但又忍不住在想,总是有罪的人才需要宽恕,他却不觉得自己有罪。



可若不觉得自己有罪,那便成了真的罪。因为他护着一个杀人无数的女魔头,纵容了她最后一次的屠戮,小医仙做出这种事情,还死不悔改,多么惊世骇俗。



季寒初弯腰磕头,起身道:“你去救苦救难,普度众生吧,如果她真的罪无可赦,那么所有的报应也都请只报应到我一个人身上。”



以后你守众生,我守她。



佛祖看着他,眼神遗憾又惋惜。



惋惜他座下小仙叛了正途,就这么头也不回地堕了红尘。



佛祖问,用一身盛名换了离经叛道,你真的愿意?



季寒初闭了闭眼,“愿意。”



这一去,叛族、叛道。永远再回不了江南,他会和她一样,欺世盗名、臭名昭彰,成为正道人士口诛笔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他不悔。



季寒初看着佛祖的眼,感到一丝悲凉。他转身,走到父母的牌位前,再次跪下,磕头。



“对不起。”他说,“您不必宽恕我。”











牵丝戏



季寒初出了祠堂,门口站着谢离忧。



他看着他走出来,嘴唇翕合,欲言又止。



整个季氏,整个五扇门,最了解季寒初的不是别人,而是这个被季家长子收养、与季寒初一同长大的第二门门主。



从那句“不悔”开始,谢离忧已经察觉到什么了。



他走到季寒初身边,望着祠堂大门,声音平静:“季三,不走行不行?”



季寒初没有讲话。



谢离忧抱手,靠在树上,喃喃道:“就为了个女人……”



他很少有这样情绪外露的时候,因为他活得很自我,几乎不去关注除己身外的人事。可季寒初今天让他撑不住了,他唯一的兄弟,唯一的亲人,如今要走上叛族的不归路。



季寒初低声说:“对不起。”



谢离忧偏头:“你有什么好对不起我的。”



季寒初蹒跚着走近,“二叔呢?”



谢离忧:“接了新的任务去洛京了,你不等他回来吗?”毕竟季靖晟可以算他半个养父。



季寒初摇摇头。来不及了,等天亮了殷家人就会发现殷芳川的尸体,到时候恐怕会麻烦,他不想让事情变得棘手。



季寒初:“你替我和二叔说声‘对不起’。”



“怎么又是这个?”谢离忧嗤笑,“季三,你没对不起任何人,你只是选择了你自己想要的,无愧于心就好。”



顿了顿,又问:“以后还回来吗?”



季寒初静默一会儿,轻轻摇头。



谢离忧弯起嘴角,满满苦涩:“那你可千万别告诉我你要去哪里。”



情报门要对宗主直接负责,绝不隐瞒,这是历来的死规定。



季寒初点头,上前拍拍他的肩膀,“我走了,你保重。”



谢离忧很低落,面容隐在树影下,看不太清。他从怀里掏出个巴掌大的袋子,丢给季寒初。



季寒初接过,打开一看,一袋的金叶子。



谢离忧背过身去,冲他挥挥手,“我把五扇门的人都调了些开,趁着天还没亮,赶快走吧。”



季寒初愣了愣,“谢谢。”



谢离忧挥手,直到他离去,脚步声消失,也不曾回头。



挽留不住的,就不留了。



人活一世,生命太短,这辈子见不到了,下辈子、下下辈子总能见到的。



*



天亮了,季寒初走了。



谢离忧坐在屋顶,疲倦地往后躺下。



日头带着凉意,照在他丰硕的躯体上,他眯起眼睛,想到了记忆里自己的养父,季家早逝长子。



他已经很久没想到他了,也很久没这么消极了。



“唉,都走了……”他抬手遮住眼睛,心里难受到极点。



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的,他是真的想不明白,能让季寒初家也不要了,正道也不要了,名声和地位都不要了。



谢离忧闭着眼,感受阳光盖在脸上,脑子里都是季寒初,他看着医书,半天翻不过去一页,怔怔地坐几个时辰,偶尔勾唇微笑,偶尔低头沉思。



虽然不说,但谢离忧知道他是在想红妆。



他问过他,“人的杀孽太重,死后还能不能进入六道轮回?”



谢离忧不信佛不信道,当然也不知道答案,可他偏偏明白,季寒初隐在这个问题下的真实心意——他还想着祈求来世。



“这个疯子……”谢离忧笑着骂出来,“这辈子都过不明白了,还想着下辈子的事。”



有病!



吃了迷魂汤了!



谢离忧不知在屋顶上躺了多久,躺到日头越来越暖,底下有小,||di||zi叫他。



“谢门主,谢门主!”



谢离忧翘着腿:“今天不见客。”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他也不想动。



小,||di||zi战战兢兢地说:“宗主叫你去书房。”



“……”



还真是天王老子来了。



谢离忧啐了一口,麻利地爬了起来,隐隐又有些担心。



等到了书房,这隐隐就变成了真实。



季承暄坐在书桌后,桌上放着逐风和一个红锦袋,听到谢离忧来了,抬眸看他,眼神说不出的锋利。



谢离忧是有些怕他的,又敬又怕,硬着头皮说:“宗主。”



季承暄将门关上,把他推到了书桌前,示意他去看桌上的东西。



红料子上的鸳鸯戏水,栩栩如生。



季承暄:“这个锦袋是今早在血衣里发现的,洗衣的奴仆说,这是寒初的。”



谢离忧答得干巴巴:“这样啊,那得收好了……”



后半句话面对季承暄可怖的目光,被吞回了肚子里。



季承暄拿起锦带,手指摩挲着精致的绣纹,那鸳鸯戏水真生动啊,底纹明明稚嫩如生手,可经过第二个人一改,登时活灵活现。



那个人的手,做女红很好,做木雕也很好,她总向他炫耀,光这双手就值得十斤金叶子。



季承暄按着锦带,旋身,紧盯谢离忧:“杀殷家人的到底是谁?”



谢离忧企图蒙混过去:“大概是殷家的仇人吧,当年殷宗主为了抢回寄雪剑得罪了不少人,说不定是颖川剑鬼的后人。”



季承暄扣了扣桌板:“谢离忧。”



语气淡淡的,可谢离忧知道这是他动怒的前兆。



“你是第二门的门主,应该知道第二门到底要做些什么。”季承暄坐到桌案后,手指抚摸上逐风,“姑苏季氏不养废人。”



明明是一双好看的眼睛,看人时却让人脊背发凉。



季承暄又问:“杀殷家的人是谁?”



谢离忧吞咽喉头,迟疑道:“一个小姑娘。”



“几岁了?”



谢离忧想了想,“约莫十几岁。”



季承暄摸刀的手一下停住。



谢离忧看他的表情,猜到他在想什么,犹豫再三,还是说:“宗主,她看起来……年纪比三公子要小些。”



红袖失踪时,季家长子甚至还未娶妻。



所以红妆不太可能是季承暄的女儿。



季承暄没接话,想了想,又问:“她叫什么名字?”



谢离忧:“红妆。”



名字在嘴边过了两过,季承暄的眼落在锦袋和逐风上,片刻后抬起,望着谢离忧:“找到她了吗?”



这个她指的自然是红袖。



            

        

    



    
红妆(h)最新章节http://www.fengyemedia.com/hongzhuang_h_/,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倩男幽魂